排空驭气奔如电,飞入芦花都不见。
 

"行星在几百万光年之外的地方沿着既定的轨道运转,陨石嘭嘭嘭地冲了进来,黑洞吞噬着所有规则,所有隐约的爱恋都在爆炸中成了漫布全世界的星尘,我们交往吧,好,然后就是一整个盛夏。"

 

忘了是哪篇文看到的了。我有个习惯就是把喜欢的句子抄下来,这个碰巧没有记出处...

 

“前一刻不知道后一刻的故事,这一站不知道下一站的旅伴,所以相遇才是命运,能够在一起得用光多少辈积攒的坚持和幸运。”

《不可说》[韩张]

 
评论
 
热度(9)
© 浓味炖鱼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