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空驭气奔如电,飞入芦花都不见。
 

一阵风吹过,灯笼刮得飞起来,投下的红光在喻文州的脸上转啊转啊。有什么东西倏忽之间就溜过去,可能是店里飘出来的细碎人语,可能是他们磕磕碰碰的九载年光。

 

 

 

 

又一年。北风吹彻,东风再来。雪化了,花开了,年岁流转。光华灿烂如何,平凡黯淡如何,呼风唤雨如何,失意落魄如何,日子终究是一天天数在指尖过去。不后悔,不回头。不知道谁梦里有人站在岁月尽头灯火尽头了然一笑。

 
原来最好不过是——


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 

叶喻《桃李春风》啊明

 

“……可是你两个月前不还跟喻文州撕逼来着,在赌场。”

“别闹。”他慈祥地看着我,“哥和文州那叫调情。”

“……”我面无表情,考虑何时把此人吊起来烤了吃肉。

 

叶喻《败军之将》啊明

 

 

但,周泽楷觉得,此刻的喻文州不像是待归的那个。喻文州说“看”的时候,仿佛是个少小离家的游子——他周身卷裹着细碎的雪花,推门而入,解下围巾,轻轻地说,我回来啦,然后抿唇一笑。

是这样的眷恋疏离和温柔。

 

周喻《逆流》啊明

 

诶这次都是同一个作者的。

但是都好棒!啊明的文语言好棒,有时候那些比喻和形容方式让人打心底高兴,觉着写得好。

吃我安利!

 

 
评论(4)
 
热度(33)
© 浓味炖鱼|Powered by LOFTER